Dentons 与大成之间的联合现在生效。如需了解该事务所目前在全球的运营情况,请访问 dentons.com。为方便客户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该事务所在中国的运营信息的人士,本网站将继续保持公开几个月。

从最大到领先, 大成距离世界强所有多远——彭雪峰谈大成国际化发展之路

作者:曹婧  来源:中国律师

       大成自成立之日起,一直以推动中国律师行业及社会主义法治进步为己任,并为增强中国律师行业国际影响力与竞争力而积极探索。大成作为亚洲最大的律师事务所,负有中国律所走向世界强所、争取在国际法律服务的平台上增加中国律师话语权的使命。2007年,大成开始海外布局;在大成成立15周年时,全球化战略被正式提及与宣布;2013年起,大成加快推进全球法律服务网络发展战略的步伐,在全球范围内积极寻求与国际大型律师事务所合作、合并的机会与目标,扩大全球法律服务网络,谋求全球范围更大的发展;2014年,大成找到了全球排名第七位的Dentons律师事务所。

       2015年11月10日,大成律师事务所与Dentons律师事务所签署合并协议,依据瑞士联盟法律成立了一家全新的国际律师事务所。经过三年的发展,大成现在全球75个国家和地区设有170家办公室,总人数超过16000人,其中律师9000余人,足迹遍布全球六大洲。

       大成迈出了中国法律服务业国际化史无前例的一步。此次合并,不仅是大成与Dentons两家律师事务所发展的里程碑,也是中国律师事务所通过合并国际同行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律师事务所,是中国律师行业引领全球法律服务业的重要一步。

       在大成合并三周年之际,《中国律师》记者与大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彭雪峰就大成的国际化视野与发展道路进行了访谈。

记者:三年前大成的合并,是中国律师界的一件大事。记得当时您用“结婚”来比喻这次合并,现在“结婚”三周年了,感觉怎么样?

彭雪峰:现在看来,以“结婚”来比喻这场合并还是非常恰当的。当时我还特意说,我们是先结婚,后恋爱,要经受更多的考验。大成合并的这三年也是不断磨合和调整,如果接着做个比喻,这对“夫妻”现在已经是举案齐眉了,生活状态改变了,各自平等、相互尊重、接受差异、彼此理解。

记者:这三年中经历了什么样的磕磕碰碰,现在问题都解决了吗?

彭雪峰:这场“中外联姻”确实不容易,我们同时遇到了三类问题:
       第一类,是与合并直接有关的问题,这些问题源于“差异性”。中西方律所在文化理念、管理方式、运行模式、分配机制等方面的差异巨大;加之大成境内四十多家办公室,本来也有与生俱来的地域差异,内外差异叠加在一起,导致了融合过程中的诸多困难。
       第二类,是大成自身特有的发展进程中产生的问题。大成长期高速发展势必积累一些问题,有管理上的欠账,有一些问题过去没暴露,随着合并使问题放大了。
       第三类,是规模化律所发展的共性问题。规模化发展到一定阶段会遇到一些特定的问题和发展瓶颈,比如合伙人结构优化、团队管理、专业化建设等,这些问题的解决在合并之后变得更迫切了。
       各类问题在合并后同时涌现,相互交织。欣慰的是,大成人有共同的坚定信念和相互的理解支持,我们与联盟伙伴有共同的目标、追求,有对未来战略方向的共同认可,经过各方面的不懈努力,现在可以说,大成已经渡过了合并之后矛盾集中爆发期的最难关口,开始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
       至于这些问题,肯定不是一蹴而就能够全部解决的。但是,经过三年的时间,该暴露的问题都暴露了,该发生的矛盾都发生了,解决问题的思路和路径已经非常明朗了。

记者:当初合并的目标是什么?这个目标现在实现了吗?

彭雪峰:合并之前,大成已经是亚洲规模最大的律所了,律师超过4000人,规模化发展很有成效,同时规模化并生的一些问题也开始显现。在这种情况下,大成选择与国际大所合并,组建了规模最大的一家律所,这个规模化的效应只是一个客观结果,不是大成合并的追求。成为一家好所、强所,才是我们的追求。合并不久,大成就提出了“从最大到领先”的目标和理念。
        实现这一目标,合并只是第一步,我们要借助于规模化和国际化带来的优势,克服大所发展的瓶颈,向专业化、品牌化的方向发展,实现在运营、管理、服务、一体化建设等方面的全面提升,追赶领先的理念和水平,才能使大成真正地屹立在世界强所之林,并成为其中的佼佼者。大成自成立以来一直秉承“志存高远,海纳百川,跬步千里,共铸大成”的建所方针,从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规模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就要把“做强”作为首要任务,否则无法消解规模化带来的问题,单纯追求规模化就会与我们的初心背道而驰了。
        合并后,不论是整体创收、合伙人结构、服务能力等方面,大成都保持了持续的成长性;国际化为大成品牌注入了新的活力,品牌的辨识度和市场认可度有了很大的提升;因合并而带来的国际化的法律服务能力,全球资源的整合优势,都逐渐显现。
        在这三年期间,大成基本完成了国内法律服务网络的建设,形成了北京总部和44家分所的国内布局,覆盖了全部的国内省级区域。借助合并工作的推动,大成着力推进专业化改革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律师专业分工,以此来影响并带动了大成优秀人才的集聚能力、团队作业的协作能力、专业服务的创新能力。在司法部最新公布的《全国千名涉外律师人才拟入选名单》中,57位大成律师荣誉入选,大成的入选人数名列其首。合并后的大成在行业、客户、市场中的口碑和评价不断提高,获得了社会各方面的高度肯定和广泛认可。
        大成取得的这些成绩与合并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同时,联盟其他区域也受益于中国大成的加入。合并之后,联盟的整体创收能力持续增长,全球品牌排名不断上升,区域之间的业务带动性逐渐加强,跨区域业务体量继续扩大,联盟从合并之初的五个区域发展为十一个区域,服务覆盖更加广阔。求发展,求进步,从大所到强所,这是大成的长远目标,大成通过联盟合并走上了实现这一目标的正确道路。

记者:有一种观点认为,大成的合并来得早了一点,如果等大成内部整合更完善,合并就会更顺利,更成功,您怎么看?

彭雪峰:确实有这种说法,甚至我们内部也有一些讨论,是否当时大成合并还没有到最佳时机。
        什么是机遇?机遇就是那些稍纵即逝的机会,不会让你抓到第二次;机遇就是相对最为有利的条件的碰撞和相遇,过了那个时点,这些条件很难再聚合在一起;机遇就是在那个特定的时点,对特定的对象而言是相对最为有利的。当时的条件对大成而言是最为契合的,可能换了其他的律所,就不一定是合适的。当时的机遇,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大成不会再有同样的机会了。
        假设大成真的可以再等一下,结果也未必是更好。大成在规模化发展进程中的问题,不是合并之前才出现的,是随着大成的发展进程而并生的,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过程,需要内部变革,更需要大成人的决心。如果没有这次合并,基于发展的惯性,我们不一定有这样的动力和决心急迫地解决这些问题,可能还是守着过去的成绩,也守着过去的问题。而合并给了大成一个不可回避的外部压力,让我们不得不去面对和解决,这反而是一种不可阻拦的动力。
        事实上,不论对中国大成而言,还是对当时的境外Dentons而言,这次合并都是一次绝佳的历史机遇,我们相信我们的选择。
        合并的未来,不在于我们是否能够再找到一个更恰当的时机,而在于是否能够在现有机会面前认清自己,做好自己,在于我们付出的努力。

记者:大成合并采用了瑞士联盟的法律形式,这种形式对大成在中国有哪些影响和变化?

彭雪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们的美国联盟伙伴就曾经遇到过一个很尴尬的情况。合并之后,美国一家法律媒体在进行美国律所排名时,没有把美国大成列入其中。这家媒体认为,美国大成已经不算一家美国所了,因为中国合伙人已经占到半数了,这显然是对瑞士联盟国际律所的错误理解。
        对中国大成而言,合并之后,从不同的角度看,可以说既有变化,也没有变化。
        说有变化,是中国大成和联盟伙伴按照瑞士联盟法律签署了联盟协议,共同成立了大成联盟,这是一家国际律所。在联盟层面,建立了共同的管理团队和领导层,讨论和决定联盟战略、发展和合作事务,共同进行资源的投入和建设,共同组织联盟活动,我们有共同的章程,共同的合作准则。在这一层面而言,中国大成发生了很大变化,大成介入到了国际律所的管理和运营,有机会和联盟其他区域的先进律所共同探讨发展和管理的问题,大成真正打开了西方律所之门,可以了解他们,学习他们。
        说没有变化,是中国大成仍为一家按照中国律师法成立和运营的律师事务所,大成的组织形式、律师执业准则,客户关系,都没有发生变化。中国大成首先要遵守中国法律,接受中国律师行业协会的指导,服从司法行政主管部门的领导,受法律服务合同的约束,严守客户保密义务,遵守职业规范和道德。在这些方面,大成不仅没有变化,反而在合并后更加强化了大成的独立性和我们应该遵从的职责。
        大成联盟组织机构只对联盟各区域的共同事务以及共同认可的资源共享、共建对联盟层面的事务进行日常管理,对于包括中国大成在内的各区域的内部运营管理,联盟是不介入的,联盟管理层只是提出指导和建议。各区域的管理机构按照各自的法律和章程的规定,进行区域内事务的管理和运营。大成联盟没有主导性的区域文化,不向各区域委派管理者,尊重每个区域不同的特色、文化、传统和管理框架,这是大成联盟区别于其他国际律所的最为独特的“多中心”文化和战略。
        瑞士联盟这种法律形式,让大成有机会作为一家中国律所在保持独立性的前提下深度参与国际律所,参与国际资源的共建、共享。这种形式已经是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和国际律所的普遍成功实践,此前也有其他中国律所采用这种方式主导建立了国际律所,并获得了认可,大成在这个方面继续丰富了中国实践。 

大成一带一路”跨境法律服务高峰论坛

记者:最近几年中国发起了“一带一路”的合作倡议,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响应,大成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法律服务的独特优势在哪里?今年中国面临着中美贸易战的严峻局面,在这种喜忧参半的国际经济合作形势之下,您如何评价大成的国际化道路和前景?

彭雪峰: 

一带一路上的大成办公室

        “一带一路”的合作倡议以及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国际化的大成一定更能适应这种形势、更能满足这些服务需求,这是毋庸置疑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在全球75个国家和地区都设有办公地点,超过9000名律师可使用70多种语言为全球各地的客户提供来自本地的法律服务。除中国外,大成在“一带一路”倡议沿线33个国家、44个城市设有办公室。得益于地理、语言和国籍的优势,大成对全球各地区法律、法规环境和当地传统文化习俗均有深厚了解,大成律师具备达成交易解决纠纷所需要的经验知识,能够为客户提供其所需的卓越服务。目前,大成已经成立了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相关领域律师组成的“大成‘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委员会”,旨在整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法律服务资源,提供一体化的法律服务。 
       面临中美贸易战以及其他更为复杂的国际环境,大成的国际化更凸显其优势。因为越是在对立的国际形势下,越要对复杂的国际规则、条约、外国法律了解、熟悉和应用。依赖于大成的国际化发展,我们不仅可以培养更多的国际法律服务人才,更能借助大成联盟的全球法律服务网络为中国政府、企业的特殊需求提供更全面、更可靠的境外法律服务。
        只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律所走出去,才能扩大中国律师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提升中国律师的整体竞争力,更好地为中国企业服务,这已经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了。 

记者:大成的实践对中国律所的国际化道路有什么样的借鉴意义?
彭雪峰:以大成的实践经验,我对中国律所国际化有几点深刻体会:
        第一,一定要找到适合于自己的国际化发展路径。中国律所国际化有很多种选择,在国外开办代表处,设立共享品牌境外机构,与境外律所建立业务合作,加入国际性律师组织,通过瑞士联盟建立国际律所等。这些方式本身都没有对错和优劣之分,主要应当考虑是否适合于自身的情况,是否适应于发展的特定阶段。大成也是通过不断的尝试,最终找到了适合现阶段发展需要的、符合大成发展情况的国际化道路。 
        第二,在国际化的过程当中,一定要坚持中国律所的独立性,尊重中国律师行业的发展规律和现状,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律师行业监管规范。律所作为法律服务行业,其国际化是有特殊性的,如果不能把遵守中国法律作为前提,不能把国家大政方针和党的领导放在首要位置上,那么国际化一定会偏离轨道。
        第三,在国际化实践中,一定要重点关注差异性的解决。国际化的核心矛盾基本都是由差异性产生的,先要深刻认识和理解差异性,尊重差异性,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求同存异,找到国际化过程当中共通的发展道路。 

记者:我们都非常关心大成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大成的未来在哪里?
彭雪峰:过去三年是大成的合并过渡期,目标是发现问题,相互适应;2018到2022年,是合并协调发展期,目标是面对差异,解决问题。协调发展期的五年对大成非常重要,决定大成的未来,这五年至少要实现四项任务:
        第一,要坚持大成特色,坚持大成的优势,找到适合大成自身特点的长远发展道路,确定长期战略。
        第二,要吸收借鉴联盟的先进管理经验,不是全盘西化,也不是固步自封,而是相互影响、渗透,要确立中西合璧的律所管理理念和文化,实现合并后的真正融合。
        第三,要不断释放合并的红利,通过管理的提升,服务的加强,打造大成专业化、品牌化的整体形象,让大成的合伙人、律师、员工以及客户从各个方面感受到大成的成长和进步,受益于大成国际化发展的成果。
        第四,要建成具有国际先进水准的一体化法律服务体系,提高整体服务能力和水准,真正从大所迈向领先,迈向卓越,把大成建设成为实现大成人法律职业梦想的平台和家园,这是大成人不变的初心。
        去年,在大成建所25周年时,彭雪峰引用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的一句话为全所律师加油打气;在本次访谈结束时,他想通过《中国律师》,再次用这句话与同行共勉:“我们不能因为现实复杂而放弃梦想,不能因为理想遥远而放弃追求。”
        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就是在为明天做准备。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我国涉外法律服务的能力和水平也不断提高。在大成等一批律师事务所的引领和带动下,我国涉外律师人才队伍建设也逐渐驶入快车道,建立一支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善于处理涉外法律事务的涉外律师“国家队”的夙愿也正在成为现实。我们有信心,通过行业上下一心、共同努力,在保障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同时,中国律师、中国律所也越来越多地“走出去”,并且走得更稳、更远,中国律师在国际交往和规则制定中的身影会越来越多,声音会越来越响亮!